關於本站
首頁 >關於本站

晚晴~女人相濡以沫的家,打造女人的自在窩

 

晚晴宗旨:

·     聯合關心兩性問題之婦女,相互扶持、培養獨立自主人格,促進平等和諧的兩性社會。

·     消除社會大眾對離婚婦女的歧視。

·      爭取婦女在法律、工作上之平等。

·      喚起政府及社會大眾重視單親家庭。

·      鼓勵失婚婦女化解情感糾結,化小愛為大愛,多關心社會大眾,積極投入社會福利工作。

 

晚晴~女人永遠的娘家:

「甭謝了!我們也是這樣過來的,等妳有能力時,再回饋給需要幫助的人吧!」這是晚晴姐妹最常掛在嘴邊的話。一句「我們也是這樣走過來的!」道出晚晴精神的傳承!

十多年來,晚晴看見社會壓力烙印在女人身上的傷痕,同時也目睹女人用自己的方式再度重生。生命總會找到出路!晚晴為一群擁有獨特生命經驗的女人們見證,我們期待和每個女人分享不傷害別人,也能珍愛自己的生命經驗!當在婚姻與情感中遇到了困難,手足無措、失去方向時,不論姊妹以哪一種方式面對人生,晚晴永遠扮演支持女人的角色。只要願意跨進晚晴,必能被姊妹發自內心的關懷所擁抱,讓女人深信,在晚晴,「痛」是可以被傾聽、瞭解、接納。

許多遭逢婚變的婦女步入晚晴後,不論內心拖著多麼深沈的痛,承受情感、生活困境的束縛,最後依然可以破繭而出,如同彩蝶般美麗、自由,婦女始能淡化對未來的恐懼,慢慢覓尋安置自己的空間;此外,還有溫暖的、堅定的姊妹情誼作後盾,足以讓女人勇於突破困境,進而開創全新的、擁有自我的人生!

 

走進晚晴時光隧道:

民國七十三年,東吳大學林蕙瑛副教授集結了十幾位離婚婦女,成立非正式的組織「拉一把協會」,當時成員多處於婚變初期,家庭主婦居多。由於資源匱乏,加上許多成員的情傷未癒,因此成立初期,只能給予求助婦女心理支持,讓得不到社會奧援的姊妹,有一個可以被傾聽心聲的地方。

民國七十三年到七十九年,「拉一把協會」幾度面臨解散,所幸會員黃露惠、黃琇琴…等人勉強支撐,才奠定日後的「晚晴婦女協會」。這段時期,協會定期舉辦演講、聚會,並且開辦心理諮商;對外,由負責宣傳的施寄青女士積極在各地的生命線、文化中心、民間團體演講。在眾家姊妹「校長兼撞鐘」的團隊合作下,「拉一把協會」轉型為「晚晴婦女協會」,施寄青趁台灣社會解嚴、人民團體組織法修正的時機奔走立案,晚晴於七十七年五月經政府核准正式成立。

幾年努力下來,台北市晚晴婦女協會不再只是離婚婦女的家,許多已婚、單身婦女也認同晚晴服務女人的理念,陸續加入助人行列,在晚晴大家庭裡,姊妹不僅相互扶持,而且在心靈上相互學習成長。

 

大環境改造工程:

婚姻受挫的人們,尤其是女人,可以求助晚晴,我們也極力協助當事人,可是大環境是艱困且迅速在變化的,檢視目前台灣法律規範以及福利制度,婦女仍然處於資源匱乏的形勢。我們深刻明瞭提供法律諮詢及婚姻輔導只是「治標」,唯有改變大環境的「治本」工作,如:推動性別平權教育及法律修訂,性別歧視的大環境才有可能被鬆動、被改變。

目前社會對於離婚及單親家庭仍抱持負面認知。許多婚姻受挫者,在法律上已經離婚,可是心理並未真正離開;至於新世代男女,雖然接觸多元對情感保持開放態度,但「情關難過」因時代的變遷而帶來更多不同的挑戰。而情關雖然難過,但傷害可以減低。台灣對於性別平權的觀念仍然有努力的空間,綜觀社會各角落,性別歧視與暴力屢見不鮮,肇因於缺乏良善的性別教育,唯有落實性別平權教育,人們才有機會對性別、愛情以及婚姻課題有深刻及務實認知。

 

當女人在婚姻中遭受不合理對待,期待法律能給她們最後的正義,赫然發現民法親屬編並不保障女人,此時,傷害從精神層面延伸至物質層面。為避免更多女人受不平等剝削,晚晴協會聯合其他婦女團體進行修法行動,例如:已修改的子女監護權,推動夫妻財產制、「家事法庭」…等等。女人修法已過十多個年頭,這是一條漫長而艱辛的路,但晚晴並不會因此放棄社會改革工作,期盼社會給予支持協助,更呼籲政府重視婦女問題,加速修法工作及落實性別教育。